書籍設計師(台灣篇)聶永真 設計師在寫作

3B641268-2C5B-4602-8DE8-3D93B48A37C8
原文見於2014年4月《號外》雜誌

聶永真是近年台灣最受矚目的設計師,設計領域主要是書籍和唱片,他曾獲得台灣金曲獎最佳專輯包裝獎,也拿過德國紅點、IF傳達設計獎,兩年前還入選國際平面設計聯盟(AGI),成為台灣首位設計師獲得此榮譽。這些光環的起點,可以追溯至2002年他的大學畢業作品《永真急制》,這本書開啟了他的設計之路,讓他躋身台灣首屈一指的設計師行列;也因為這本書,後來才有了另一本書《FW:永真急制》。不過關於這位作者的寫作歷程,或許還可以再往前數幾年。

醞釀期

國中時期的聶永真就能寫出漂亮的字體,他說那時寫字寫得很順,很快就可掌握每個字的形態和平衡感。問及他喜歡寫字的原因,他說是青春期作祟,想讓自己的所作所為更接近大人。「大人寫字會潦草一點,當時班上有女生寫字比較像大人,覺得很羨慕。」現在回想,聶永真說是簡單而幼稚的動機。在《Re_沒有代表作》其中一篇文章<寫與看>裡,他也提到了這段經歷:為了加速連結大人的世界,所有我們的外在形式都必須不斷地被更新,我們藉由寫紙條、寫雜記、寫信寄信……我開始不停地寫、不停地修正更好看的筆畫跟寫法、然後不停地再不停地練。

字體是寫漂亮了,可這並沒有讓他愛上寫作,真正讓他開始有寫作嘗試的,是大學時期參加了誠品文案寫作大賽。「大學時想賺零用錢、累積履歷,又不想出去打工,所以參加了不少設計比賽,文案寫作大概是唯一參加過不是與設計相關的比賽。」在比賽中獲了獎,他才覺得自己原來也可以寫東西,之後誠品找他寫企劃文案,一些企劃部的人到其他公司工作,也為他帶來了不少廣告文案。

「文案寫作的篇幅都比較短,自己是可以駕馭的,寫長篇的話可能會寫不好。」他說當時只把寫文案當成工作,並沒有要寫作的想法。「寫文案大多是根據誠品的內容去寫,雖說寫得遊刃有餘,但也很痛苦。當時我只是大學生,寫出來的文字要讓消費者去認同,這完全不是我的世界。畢竟是廣告,不是最真實的東西。」

畢業作 

寫了兩年,儘管依然沒有特別往寫作發展,不過他的畢業作品,卻又是實實在在的一本書。「設計系學生都會有畢業作,我的設計水準在學校來說算很好,不想再做擅長又重複的東西,心想反正之前有做文案,就把寫作和設計結合起來,多一點挑戰,才有了做一本書的念頭。」他說畢業作做書的人很多,但很多都做得很概念化或者是無法出版的東西,他覺得反正自己的設計和文字都很純熟,就應該做一個類似的東西,所以他從出版的方向去做了《永真急制》。「為了這本書我專門寫了一些短篇的文字,中間有穿插一些插畫和圖像,比較像是圖文書類型的《不妥》。」

《永真急制》這本書吸引了唱片公司和出版社的目光,他也因此開始了設計師之路。不過剛畢業時,他卻一度想去廣告公司做文案。「當時是寫出興趣了,自己又有設計的背景,所以才有這樣的想法。後來讀了研究所,開始接很多案子,有寫文案、有做圖像,也就把廣告公司的想法拋一旁了,這樣不知不覺間就變成freelancer。」他當時覺得工作較重要,既然有慢慢穩定的工作,他就選擇了休學。之後他嘗試複讀,不過設計師的忙碌讓他幾乎一年都沒回學校上課,最後他乾脆退學。

成名之後

2003年,聶永真為歌手范逸臣設計了專輯,累積了一些名氣的他也開始為雜誌寫專欄,開始了文字創作。「那時候無法同時做文案和設計,就專心做設計,文案就變成純粹是專欄或文字創作。」當時facebook還沒誕生,他在一個叫無名小站的部落格發表文章,內容都是一些比較生活化的東西。接著幾年,他也斷斷續續在寫專欄,直到2009年,他出版了第二本書《Re_沒有代表作》。

根據書的簡介,《Re_沒有代表作》收錄了聶永真近100件作品的圖像和14篇文章,有趣的是書中的作品照片均沒有文字介紹,而文字部分跟圖像也沒有多大聯繫。「大學時老師會要求我們寫設計說明,但我非常討厭寫設計說明,一來我覺得好的設計不需再多講話,二來是設計系的人都會不小心把設計說明寫得太浮誇。」放棄了寫設計說明的想法,出版社建議寫一些文章,講他做設計幕後的感想,他覺得也可以。「那幾年有很多媒體訪問,很多我做設計的想法網絡上都有,所以書中文字就不是談論與作品相關的東西,除了設計師身份,我也是普通的人,生活中也會發生很多事情。我想讓讀者看見真實的生活,而不是被修飾美化的東西。」

Re_沒有代表作》反應不錯,身兼作家經紀人的出版社又找上了聶永真,希望復刻他的畢業作。「當時我的大學畢業作絕版了,很多人說買不到,出版社覺得有遺憾,就提議再出版一次。」當然復刻版跟原版不會一模一樣,他把《永真急制》文字和圖像分開處理,把大學時期一些做設計的初稿做成幾本薄薄的書,與文字版附在一起,書名叫《FW:永真急制》。「大學時期覺得當時做的設計很cool,經過好幾年的設計後,我對圖像的敏感度不一樣了,所以出版社想復刻那本書時,我心裡有點抗拒,因為不想讓人看到那個時代的設計,但文字部分還是好看的。」最後讀者依然還能看到他當年的設計,不過他在書腰寫上「誰沒有過去」,他說這樣自己會覺得比較放鬆。

 出版《Re_沒有代表作》後,聶永真以為要過多數年再出書,沒想到翌年出版社就建議出版《FW:永真急制》,去年推出的散文集《不妥》,也是出版社主動提出。「我對出版自己的東西,沒什麼想法,很多規劃都是出版社在想。但我覺得也是好事,如果他們不提醒我做這件事,我可能永遠不會做。」聶永真之前在廣州《城市畫報》有個專欄叫「50個不妥」,講生活裡一些不對勁的事情,而《不妥》也是他從設計師的角度在看生活,整本書沒有任何圖片,內容都是很生活化的雜文,共有50篇。

寫作與出書

聶永真說寫作時自己需要咖啡陪伴,而且必須當天沒有其他工作,才可以靜下來寫。「要很安靜,旁邊完全沒人,連音樂都不能有。」他說自己對寫作沒什麼摸索,但寫得很慢。「畢竟寫作是興趣,是情感的表達,想花更多時間靜下來去醞釀怎樣寫,用文字準確地表達我的感覺。」問他喜歡看什麼書,他說工作需要之外,散文居多,像台灣作家王盛弘、詩人夏宇的作品都很喜歡。

對聶永真而言,出書算是人生某一階段的總結,《永真急制》是大學階段的總結,《Re_沒有代表作》是做設計七年的證明,《不妥》則是之後文字的集合。他說《Re_沒有代表作》之後,這幾年的設計跟以前又不一樣了,有可能這一兩年會再出版作品集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